当前位置:首页 > 舆情聚焦
情感分析已成舆情监测理论与实践前沿热点
发布时间:2017-12-26 10:05:04来源:湖北日报网

  12月16日,第二届舆情监测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在华中科技大学举办,来自全国高校、政府部门、企业、媒体在内的80余名专家学者、业内人士,围绕国内外舆情监测研究与实践的最新进展,大数据舆情监测的标准化、智能化等问题展开了广泛讨论。网络舆情中的情感数据挖掘与智能分析成为热议话题。本刊整理部分专家精彩观点和研究成果,以飨读者。

  舆情工作重心在于对群众的感情

  湖北省网信办网络舆情处副处长李峰巍说,近年来,各地党委政府在舆情应对中,从被动到主动,越来越得心应手。舆情重心在情,这个情是对群众的感情,本着以群众为出发点的工作原则,舆情工作就不会偏离正确的轨道。

  舆情应对要避免陷入“子贡陷阱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匡文波指出,微信群成为新媒体舆情主平台,数据获取的不完整、数据的假象、对策研究的不可操作性是当前网络舆情监测面临的数据困境。舆论引导必须重视到达率,如果不占领手机终端,一切传播与舆情应对效果都是零。政府在舆情应对上要避免陷入“子贡陷阱”(当一个人的口碑很差时,大家宁可相信谣言是真的),“要通过塑造公信力赢得民心而不是让网络看上去很和谐”。

  舆情监测应向预测转型

  国家大数据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彭铁元认为,随着治国理政能力现代化的不断增强,我国舆情整体呈现逐渐降低态势,但舆情态势从平时的静默状态到突然爆发的时间越来越快,舆情引发群体感情撕裂扩大化,舆情政治化逐渐凸显。新时代应实现舆情监测由传统的监测方法向舆情预测转型,由事发舆论引导向舆论引导前置转型,大数据技术为这种转型提供了可能和动力。

  树立基于“善治”的社会舆情治理体系

 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传播系主任余红教授指出,社会结构张力矛盾促使社会怨恨情感酝酿积累,是热点舆情演化的内源动力机制。在热点舆情事件,绝大多数参与者与导火索事件没有直接利益关系,其舆情参与行为主要是借导火索事件发泄怨恨情感,释放紧张状态。鉴于此,必须树立基于“善治”的社会舆情治理体系,搭建良好的公权力与公众的舆情互动机制,加强专业媒体构建负责的引导模式,培育成熟的社会化媒体参与主体,让政府和民众在良性的互动中构建彼此信任。

  情感分析应用前景广阔

  人民网舆情中心常务副秘书长单学刚介绍,随着互联网上评论文本的爆炸式增长,迫切需要计算机帮助用户加工整理这些情感信息,情感分析研究在用户决策(如购物)、舆情监测(如事件走势)、信息预测(如股市、大选)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应用前景。情感挖掘首先需要对情感信息进行抽取,然后进行识别。在情感归类上,目前一般可分为“高兴”“喜好”“愤怒”“厌恶”“悲伤”“恐惧”“惊讶”七个类别。现阶段关于情感分析方法主要有基于词典和基于机器学习两种方法。

  探寻网络环境下的情感认知机理

 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黄永峰认为,因情感词的模糊性、歧义性,段落主题多样性、情感丰富性等原因,传统的文本情感计算的精准度难以提升,他们正在构建以二元情感常识库、对象评价属性知识库为基础的二元情感认知计算引擎,让计算机理解自然语言和人类沟通方式,基于数据认知和推理产生并评估结果,通过人机交互和结果修正不断自主学习和认知演进,探寻网络环境下的情感认知机理,构建网络评论的情感分析系统。

  舆情工作应向情报思维转变

  沃民高科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齐中祥认为,人们的正负情绪可以通过社交网络相互传播,舆情工作应实现从舆情角度转向情报思维转变,从关注中国到覆盖全球转变,从实时监测转向动态预测转变,从关注事实转向情绪管控转变。社会分析要以人为本,全面分析人的社交、态度、爱好、情绪变化、信息传播等关键信息,才能勾勒出社会变化的全景图,为国家相关决策提供支撑。(编辑 王淳)